亭子里的景曦和景阳看着湖边的纷乱,站在那里没有动。

  景曦趴在亭子的栏杆上看着热闹,对景阳道:“要不要去救人?”

  景阳看向别的方向,神色淡淡的道:“男女授受不亲。”

  景曦饶有兴味的道:“你不怕尹文秀会淹死?”

  景阳严肃着脸道:“第一,水湖边上没有那么深,不然早就装上栏杆了。第二,尹文秀会游水。”

  景曦挑眉,“你怎么知道的?看样子你也不是真的对人家没意思吗?”

  景阳白了他一眼,道:“前两年被姐妹算计落过水,就找人教游水,人还是德太妃从宫里挑的会水的婆子,正巧查宫里的钉子,我才知道的。”

  景曦想起凌瑶生产出事的时候,宫里经过一次大清洗,宫中的宫人都要彻查一遍。

  有嬷嬷出宫,自然是要调查仔细的。

  景曦懒洋洋的靠在栏杆上,笑道:“看样子她今天是白费心机喽。”

  景阳勾了勾唇,道:“也不算,起码让孟晚舟感激她,博得一个不顾自己安慰救人的美名。”

  景曦撇嘴,“有个怜香惜玉的公子来把她捞起来就好了,省的她总是缠着你。”

  景阳不置可否,“今天这出说不定是为你准备的,因为她知道,我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

  景曦一听,吓了一跳,忙转过身子,也假装没看见。

  尹文秀在水里扑腾,眼睛渴望的看向假山上的亭子,发现景曦和景阳好像根本没发现这边的事情,不由得加大了呼救的声音。

  这时候,有家丁、小厮闻声跑了过来。

  尹文秀的丫鬟一看,忙跳进水里,发现水还不到她腰部,惊喜大叫:“小姐,快站起来,水不深!”

  说着,伸手将尹文秀拉起来,尹文秀站好,也是又惊又喜,“水不深,水不深。”

  孟晚舟高兴的都哭了,与自己的丫鬟一起,将尹文秀拉上来,将披风脱下来给她披上,裹严实。

  家丁和小厮一看没事了,就没往跟前凑,毕竟都是年轻女子,这浑身湿透,衣衫不整的,他们委实不宜上前。

  白青青得到消息,跑了过来,与她一起来的还有凌瑶、郑舒悦等人。

  看到湿淋淋的尹文秀,凌瑶的眸色微微一冷,大公主的威仪散发出来,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可是白青青府上的大事,若是闹出什么丑事,可是打白青青这个主人家的脸。

  凌瑶作为白青青的徒弟,是半个主人家看,自然非常生气。

  “我……呜呜……”尹文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冻得瑟瑟发抖的嘤嘤哭泣。

  孟晚舟忙道:“文秀她都是为了救我,我在湖边看鱼,一不小心脚下一滑,差点落水,她拉了我一把将我拉开,自己却滑入湖中。”

  凌瑶虽然心中存疑,但神色缓和了下来。

  白青青忙道:“尹小姐,快去洗个热水澡,喝碗姜汤,别着凉了才是!”

  小女儿王明敏忙上前扶住尹文秀,道:“文秀姐姐,快去我院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上官若离东溟子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河伯证道只为原作者王爷独宠废柴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爷独宠废柴女并收藏上官若离东溟子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