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痛惜金圣叹不在人世,但是有金圣叹的典故佐酒,油腻胖子还是喝了一个微醺。

  虽然喝了一个微醺,脚步虚浮,油腻胖子还是坚持要给他家的狗子打包剩菜。

  今日胖子胃口不佳,剩菜剩下了很多,加上大半坛酒,一个人根本拿不了,更不用说胖子还微醺脚步虚浮了。于是,朱平安和刘大刀变成了胖子的劳力,刘大刀提着两个食盒,朱平安抱着一坛酒,送胖子回家。

  “有劳,放在这,你们可以回去了。”才走到家,油腻胖子就靠在门框上,挥着胳膊送客了。

  “胖子,你有没有良心,我们公子又请你吃饭,又送你回来,又帮你拿东西的,这才把你送到家,你就赶人了,连杯茶水都请我们喝,就是卸磨杀驴也没有这样卸的。”刘大刀见胖子如此卸磨杀驴,差点没将手里的食盒丢到地上。

  “咳咳......”胖子有些脸红的说道,“我家里连茶叶都没有,如何请你们喝茶水。”

  “没有茶,连水也没有吗?”刘大刀哼了一声。

  “水倒是有,只是你们啥家庭啊,哪能喝得下白开水啊。”油腻胖子回道。

  “喝得下,喝不下,你也得问问啊,多少意思一下哈。”刘大刀撇了撇嘴。

  “好,家里破碗几个,白水一壶,你们要不要进去喝碗水啊?”油腻胖子应付道。

  “好啊。”

  朱平安在油腻胖子话音刚落,就点头应下了。

  “哈,不喝啊,那......啊咧,你竟然应下了了?!”胖子压根就不认为朱平安会应下,所以说的话都是以朱平安拒绝为切入点的,话说到一半,突然之间反应过来了,朱平安刚才竟然应下来了,顿时吃惊的嘴巴咧的老大。

  “嗯,喝了些酒,又走了一路,这会还真是口渴的不行。胡兄盛情,我们就不作假了。”朱平安在油腻胖子吃惊的目光中,微笑着点了点头。

  “是啊,我们口渴的紧呢。”刘大刀跟着说道。

  “呃,我家只有白开水啊,一根茶叶都没有,真不是夸张,这样你们也喝的下?!”油腻胖子再次重复了一遍,一脸老大不情愿的说道。

  “当然喝得下,太能喝的下了。我们可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出身,我家是山村农户,大刀是山村猎户。白开水从小喝到大,茶水什么的都是逢年过节才喝的。”朱平安一边笑着说道,一边从胖子身边挤进了院子。

  “谢谢招待,快去倒水吧。”刘大刀紧随朱平安身后,从胖子身边挤进了院子。

  朱平安走进了胖子所住的屋子后,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这胖子还真是邋遢。

  这屋子里简直像是猪窝一样,又乱又脏,衣服随手撇,垃圾随手扔,地上几乎堆满了垃圾和杂物,朱平安进屋几乎找不到下脚的地。

  餐桌上碗倒碟翻,残汤剩饭流了半桌子,剩下的半桌子也是油污污的,不知道多久没有擦过桌子了,椅子凳子东倒西歪,只有一个立着的。床上脏兮兮的,被子胡乱的堆在一角,床单也都是黄黄的,床底下堆着鞋、袜子、衣服......

  整个房间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朱平安进门的时候差点没被熏一个跟头。

  整个房间只有一个地方勉强称得上干净,那就是书桌。虽然书籍摆放的不整齐,但是比屋里其他地方好多了,算是难得的一方净土了。

  怪不得胖子不愿意自己和刘大刀进来啊,原来是不想让人看到有损他形象的一幕。

  朱平安顿时了然。

  “咦,这桌上残汤剩饭有点眼熟啊,这不是你昨天打包打回来喂狗的吗?!怎么跑到餐桌上了?怎么着,你家的狗子也上桌吗?!”

  刘大刀看到桌上的残汤剩饭,不由抬头看向油腻胖子,连番问道。

  “咳咳,你们随便坐,随便坐,我给你们倒水去。”油腻胖子咳嗽了一声,装作没听到刘大刀的话。

  “你这里简直就是猪窝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寒门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河伯证道只为原作者朱郎才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郎才尽并收藏寒门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