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金都只能见一面锦绣楼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

  由此可见,聚凤阁积累的财力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公子,需要什么酒?”妙龄少女询问。

  “最贵的酒。”蓝自渡微微一笑。

  妙龄少女欠身行礼,按照蓝自渡的吩咐去办。

  “公子,这是醉人酿,聚凤阁最好的美酒。”过了一会儿,妙龄少女端着美酒过来了。

  “我们自己来把!”

  妙龄女子想要给秦风他们倒酒,被秦风制止了。

  侍女面带微笑,在秦风的示意下退到了一旁,没有打扰。

  “几位公子,有美酒没美人作陪,怎么有意思?”一个中年女子从聚凤阁的一间雅阁走出,身后紧跟着几位容颜俏丽的女子。

  “不用了。”

  “要,都要,都过来陪陪大爷。”秦风刚出声,便被慕笑笑打断。

  中年女子看了眼慕笑笑,笑了笑,没有出声。

  以她在这么多年执事练就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慕笑笑的女儿身,在场的,有话语权的还是另外三位气质不错的青年。

  “不用了。”寒圣挥了挥手。

  中年女子见状,微微一笑,欠身离开。

  这些天,有不少人都来这里查案,想来这些人应该也是为了三生庄的那个案子而来。

  对于这件神秘古怪的案子,他们不参与,也不拒绝。

  “为什么不要,说不定能从这些人口中打听到一些消息呢!”慕笑笑不满的看了眼寒圣。

  “若是能从这些人口中打听到什么,那么这个案子早就破了。”蓝自渡笑着摇头。

  聚凤阁里面很热闹,群芳争艳,惹人心醉。

  “清姑娘今日想要寻一位公子共饮美酒,切磋琴艺。”

  一位芳韵犹存的女子站在二楼,大声说道。

  一瞬间,整个聚凤阁都沸腾了。

  清姑娘名为清浅,是聚凤阁最出名的清倌人,没有之一。

  她有让世间女子嫉妒的绝世容颜,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如此女子,谁人不喜?

  谁人不爱呢?

  清浅鲜少邀请人见面饮酒,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所以,在场一大半的人都有了想法。

  “一千万金,只为见请姑娘一面。”

  一位年轻俊杰将手中纸扇合上,大声说道。

  “一千万也好意思开口,我出五千万!”

  穿着锦衣的中年男子轻轻拍桌,豪气冲天。

  “袁某愿出八千万。”

  聚凤阁的大厅闹哄哄的,都是希望可以近距离见到清姑娘。

  要是有缘入了清姑娘的眼,那岂不是人间最大的幸事。

  “这位清浅姑娘,可是这里最有名清倌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蓝自渡端着酒杯,淡淡一笑。

  “你们对这里很了解吗?”慕笑笑问道。

  “紫幽幻香,整个聚凤阁,只有清浅姑娘身上有。”寒圣道。

  “紫幽幻香?”慕笑笑一愣:“那是什么?”

  “你们能查到这里,难道不是因为紫幽幻香?”寒圣看了眼慕笑笑,道。

  秦风点头,道:“紫幽幻香,应该就是死者房间中残留的香味。”

  闻言,慕笑笑一惊:“所以这个清浅,就是杀人凶手?”

  “这个只有接触过清浅姑娘,估计才有答案了。”蓝自渡摇了摇头,轻声一笑:“不过眼下,却是一个机会。”

  “这有什么难的,我们偷偷进去不就行了?”慕笑笑道。

  闻言,蓝自渡摇了摇头,道:“难就难在这里,传言这位清浅姑娘并非修炼者,但是想要见她一面,却是难如登天。”

  “我们被袭击,就是在发现清浅踪迹的时候。”寒圣接过话,道。

  “所以这个清浅,就是突破口?”慕笑笑问道。

  “找到她,至少能帮我们解答一下疑惑。”

  “诸位公子稍安勿躁,清姑娘不求金银,只求一副诗词,或者是书画,倘若能够打动清姑娘,分文不取。”

  二楼的管事女子很喜欢众人捧着清浅的画面,过了很久以后才说出此话。

  “而且,只要让清姑娘满意了,还会附赠清姑娘准备好的礼品。”

  管事女子继续说道。

  清姑娘这是要寻一位才子饮酒论琴,众人想想这个画面便极为的兴奋,心头热切。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很多人都开始准备,希望可以能够得到清姑娘的青睐。

  秦风所在包厢,也有人送来笔墨纸砚,可以写诗,可以作画,只要得到清浅的满意,便能入内一见。

  “画画,嘿嘿,这可是我的强项。”慕笑笑相当兴奋,自认以自己的画工,应该能得到清浅的认可。

  蓝自渡与寒圣也都各做做了一幅画。

  秦风盯着良久,只是在一张画纸右下角属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交给了管事。

  “你这……”慕笑笑看了看,冲着秦风摇了摇头:“看来我们几人,也只有我能堪当大任了。”

章节目录

吞天神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河伯证道只为原作者一片红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片红叶并收藏吞天神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