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唇微微撅着看向谢景淮:“夫君,我好想你,你总算是回来了。”

  “本王亦是如此。”谢景淮一双深邃的眼眸中只有顾浅一人。

  “每天晚上没有你在身旁,我根本睡不着,你不知道我这两天有多痛苦。”顾浅一见了谢景淮便开始向他诉苦,表述自己这两日的不容易。

  自成亲以来,顾浅和谢景淮就不曾这么分开过,两人突然这么分别两日,顾浅当然不习惯,心里当然不舍。

  而谢景淮的感受又何尝不是如此?

  谢景淮一只手揽着顾浅的后背,揽着她后背的手微微握紧,头往顾浅的身旁凑了凑,将薄唇靠近了顾浅的耳朵,随即轻轻亲吻了一下。

  仅仅只是温柔的亲吻了一下,并未有其他的出阁之举。

  “夫君,今后咱们再也不要分开了,不管你去哪儿,还是我去哪儿,咱们都一起好吗?”顾浅揪住谢景淮的衣袂,仰头看着他。

  谢景淮点了点头:“好。”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这却代表了谢景淮的心意,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有顾浅陪伴,谢景淮便觉得这是好的。

  两人坐在床榻中间,互诉衷肠,向对方倾诉彼此间的思念。说了一会儿子话,顾浅便开始关心谢景淮:“夫君,雪山这么冷,我看见你只穿了这么一件绛紫色的袍子,你不冷吗?”

  “你看见我只穿了一件袍子?”谢景淮抓住重点重复了问。

  顾浅点了点头,见谢景淮这般惊讶,才解释道:“夫君你忘了我有个特异功能,偶尔能够看到一些想看或者不想看的画面吗?你离开之后,我就有些想你,晚上一个人也睡不着,最后便用了这特异功能,能够看到你在雪山的画面。”

  顾浅这解释十分牵强,也不知道谢景淮相不相信。

  “对了,夫君,那雪山那般险峻,你可有遇到危险?”顾浅只字不提雪山灵芝,而是关心着谢景淮的身体情况。

  “期间遇到一次雪崩,但并未受伤。”谢景淮云淡风轻的描述,神情未变。

  但谢景淮此次前去雪山并未有所说的那般顺利,也不止一次遇到雪崩,而是遇到了一次巨大的雪崩。

  那是晚上,雪山崩塌,将谢景淮和修一冲下了山下,所有的冰雪席卷而来,差点儿将谢景淮和修一盖住,若不是两人武功高强,及时运用轻功逃离,只怕是已经被埋葬在雪山呢。

  但这些事,谢景淮并不想告诉顾浅,更不想让顾浅担心。

  顾浅未曾多想,谢景淮这般说便也信了,还道:“还好没事。”

  只有看到谢景淮这么完好无损、平安无事的站到额自己面前,顾浅才算是彻底的放心,如今这一颗心也算是安抚下来了。

  “本王答应了你会平安归来,自是会平安归来。”谢景淮看着顾浅说道。

  “嗯,我知道,夫君从未骗过我。”顾浅面上扬着灿烂的笑,点了点头。

  从认识到现在,不管是成亲前还是成亲后,谢景淮的确是从未骗过顾浅,一次也没有。

章节目录

追君路迢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河伯证道只为原作者暖手宝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暖手宝宝并收藏追君路迢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