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若离轻笑,“那就行,等我问问郑舒悦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若是那云夫人品行有问题,这门婚事还是罢了。歹竹出好笋的事儿虽然有,但并不是很多,以后她要是搞事情,还不够烦的。”

  上官安宁一听急眼了,忙道:“不是品行的问题,是爹爹惹下的桃花债!”

  “闭嘴!”上官宇的老脸红了。

  上官天啸这个老爹也有点尴尬,还有点自豪,毕竟自家儿子很抢手,不是坏事。

  上官若离唇角抽了抽,“还有这事儿?”

  当初郑舒悦与上官宇的婚事可是她给牵的红线,两个人也是你情我愿,互相有情,没听说有第三者呀。

  上官天啸轻咳一声道:“这事儿还是怨末将,云夫人的父亲曾做过末将的参将,有一次酒后开玩笑,说结成儿女亲家,谁知被云夫人听到,当了真,瞧上了宇儿。后来宇儿定下了锦阳郡主,那云夫人就与锦阳郡主有了几次摩擦。”

  不用说,就是小女儿家争风吃醋的那些手段而已,但郑舒悦混不吝,可不管什么脸面、形象的,肯定是她占了上风,把对方整的很惨,才让人家记恨了二十年。

  上官宇道:“本来请皇上赐婚就行可以了,但儿女婚事是结两姓之好,这样显得我们是在仗势欺人。”

  除了景瑜哥儿三个,大溟最尊贵的年轻人就是上官天啸的几个孙辈了。

  现在上官家是繁花似锦、烈火烹油,但上官天啸不是轻狂的人,教育子孙行事更要谨慎,不能让人说是外戚当道。

  再说,上官家三代武将,虽然他已经交出虎符,但祖孙三代在军中的经营,势力还在,要与兵部尚书家结亲,难免犯了忌讳。

  所以,今天他们也是试探,若是皇家介意他们与兵部尚书家结亲,就会表态父母不同意,就此作罢,若是不介意,就会从中调停一二。

  帝心难测,皇家多疑,为人臣子,尤其是上官家这样的地位,不得不想的多一些。

  至于儿女婚事,那是次要的,能两全其美更好,若是不能,牺牲儿女的婚事也是正常的。

  在皇家混了二十年了,上官若离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道:“这事,我会先与锦阳郡主了解一下情况,然后调查一下云夫人和云小姐的为人,然后再做打算。”

  三人起身谢恩,“谢太后娘娘。”

  上官若离看向上官安宁,眨眨眼睛,似笑非笑的道:“若是你真喜欢那个云小姐,那就把人搞定。女生外向,只要她一心想嫁给你,她母亲再闹也白搭。”

  上官天啸哭笑不得,“太后娘娘,你怎地教孩子们私相授受,私定终身?”

  甚至还有生米煮成熟饭的意思!

  上官若离做出无辜委屈状,“我这么说了吗?”

  上官天啸无奈又宠溺的瞪了她一眼,“你没那么说,可你话里就是这个意思。”

  “是吗?我是这意思吗?”上官若离看向上官安宁。

  上官安宁知道上官若离在说笑,哈哈大笑,“末将什么意思都没听出来。”

章节目录

上官若离东溟子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河伯证道只为原作者王爷独宠废柴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爷独宠废柴女并收藏上官若离东溟子煜最新章节